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评论 > “哈工大集团”资管产品兑付再生变局

“哈工大集团”资管产品兑付再生变局

时间:2019-07-11 11:14:4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4740次

哈工大集团作为控股集团公司,以资本为纽带控股10个大型集团公司,控股上市公司“工大高新”(600701),控股黑龙江乳业集团总公司,参股上市公司“航天科技”(000901),以发起方式设立“工大高科”和“航天物业”等两家规范性股份公司,发起成立黑龙江首家风险投资公司,也是全国首家股份制风险投资公司。此外,哈工大集团在香港参股上市公司“晓通网络”,在澳大利亚参股上市公司“METROLSND(MTD)”。

在此之前,工大高新资金危机就已显现。根据公司公告,工大高新有约2亿元借款逾期,旗下另一家子公司汉柏科技也有借款逾期未还。此外,公司自今年2月以来陷入了大股东和小股东的“权力争夺战”,现任工大高新董事长张大成和董事会成员遭到中小股东提议下台。

2016年8月到11月,哈工大集团将光电仪表股份悉数质押给北京新华富时。但据记者查询发现,光电仪表的股权在2017年11月和2018年1月,已经被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全部冻结。目前,工大高新股票已被ST,并正处于停牌中。

当时,经各方协商,哈工大集团出具还款计划方案,预计分三次支付:即2018年2月上旬支付10%本金,2018年4月上旬支付40%本金,2018年6月上旬支付剩余本金。但在2月支付了10%本金后,事情发生了变化。4月10日,新华富时突然发布公告称,哈工大集团表示,由于宏观政策及阶段性时点问题,需调整原还款计划,其最新还款计划系将于2018年5月底前偿还剩余本金及对应的利息。

公开资料显示,哈工大集团成立于1995年,由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园区建设发展形成,目前注册资本9亿元,为综合性大型国有控股企业集团。

此外,据了解,为本次资管计划承担连带责任担保的工大高新最近也麻烦重重。2018年4月,有多位黑龙江哈尔滨奶农向媒体爆料,工大高新旗下全资子公司哈尔滨龙丹利民乳业有限公司拖欠其奶资合计超2000万元,多次讨债无果,也未得到工大高新回应。

屋漏偏逢连夜雨,“银河系”在资金链紧绷之际的一笔巨额借款,更是被出借人指责为诈骗。

在业界看来,新华富时哈工大资管计划投资期限届满,延期兑付,产品已经构成实质违约。不过,2018年1月,新华富时发布公告称,“工大1号”和“工大2号”将于1月15日投资期限届满。根据资管计划约定,“资产管理人有权设置不长于6个月的资产处置期间,处置期内计划继续存续”,该资管计划进入处置期。

在经历了近5个月的处置后,“新华富时工大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工大1号”)和“新华富时工大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工大2号”)的投资者没有想到,等来的结果仍不乐观。6月11日,北京新华富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新华富时”)发布公告称,融资方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哈工大集团”)后续未能妥善全面履行支付义务,为切实维护委托人权益,公司已委托律师于6月1日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完成立案程序。

图为消防官兵准备进入船舱。中新社发湖北消防摄

根据公告,这两个资管计划的募集资金,主要用途为补充哈工大集团流动资金,用于收购优质机器人资产。哈工大集团对集团拟以增资形式取得哈尔滨工大光电仪表有限公司股权收益权,光电仪表将公司全部股权质押给本次资产管理计划。

周边县城:震中距贡寮区52公里、距头城镇59公里、距双溪区61公里、距瑞芳区63公里、距壮围乡67公里,距宜兰县71公里,距台北市92公里。

对于哈工大集团未按还款计划履约,除了上述所提到的走司法诉讼程序外,新华富时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聘请专业律师团队代理诉讼事务,包括但不限于后续开展财产保全等事宜。下一步公司将继续恪尽职守,加强与哈工大集团、担保人的沟通,督促哈工大集团、担保人履约还款。

还款落空诉讼程序开启

在风控措施设置上,主要包括哈工大集团出具承诺函,承诺回购本资产管理计划份额;哈工大集团作为劣后方出资2.5亿元作为本次资管计划的安全垫;上市公司工大高新控股股东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国有独资)对本资管计划承担连带责任担保;哈尔滨工大光电仪表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质押于本资产管理计划等四个方面。

投资者质疑新华富时“未尽责尽职”

9月18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会议举行,对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等6个省区市加快推进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工作进行动员和部署。张高丽讲话。

“进入5月,我们一直在跟新华富时沟通还款事宜。但新华富时的态度,从最初的如期还款,到后来的有些不妙、不乐观,最后就是仍未能支付剩余款项。”江苏一投资者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作为地方国企,哈工大集团总资产规模近200亿元,还不上投资者的5个亿,难以理解。

根据记者获悉的一份当初产品发行时的宣传材料显示,上述两款产品到期还款来源有三方面:哈工大集团未来两年内的经营收入;哈工大集团承诺对本资产管理计划的回购和新购入资产在本资管计划期间内投产后的经营收入。

中央大街,哈尔滨地标式的街道,也是亚洲最大最长的步行街,在这里,每一座建筑都代表了一种建筑风格,而每一种建筑风格都是一百年前的侨民对于各自故乡的寄托。如今,这些欧陆风情的建筑和它们所承载的文化早已深深融入了哈尔滨这座城市的血液里。

20多年前,王卫从香港到顺德创立“顺丰快递”。他熟知物流的国际标准,善于结合内地广阔市场,让“港式服务”在内地开花结果。

据了解,自2008年8月1日开通运营以来,京津城际铁路每日开行列车数量从最初的47对,增至现在的108.5对,增幅达130%。

张大伟坦言,对于一些托管租赁企业,产品合格是基础,然后才是“品质”。有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租赁租房品质规范,如规定居住隔间不得改变房屋结构、装修污染必须符合国家规定,从建筑结构、室内空气质量、卫生环境、治安消防等多个维度规范长租公寓管理。

据西安旅游2018年9月28日发布的公告披露,截至报告书签署日,曲江管委会在未来12个月内没有继续增加或者处置西安旅游股份的计划,但是不排除因公司业务发展和战略需要进行必要的业务整合或资本运作,而导致曲江管委会持有西安旅游的权益发生变动的情形。

根据新华富时6月11日的公告,以“工大1号”产品为例,2016年7月15日,该产品发行规模为6.984亿元。而截至2018年6月11日,“工大1号”资管计划向优先级投资者分配本金仅4656万元,利息近5913.9万元。

“他还一直强调,世界上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外,所有国家的地图上都把台湾列为一个单独的国家。”Jesse转述了该名讲师的话,并表示,这句话从讲师口中说出,十分不妥。最终,小组讨论不欢而散。

天津市气象台20日5时27分将19日晚发布的暴雨蓝色预警升为黄色预警。8时07分,因局部地区雨量已经超过100毫米,又再次将预警信号升为橙色。预计未来6小时,天津地区还将有暴雨,局地大暴雨。

另据介绍,锋锐律所少数律师常以“无偿代理”“公益代理”的名义参与敏感、热点事件,实则在网上召集募捐。例如,王宇声称无偿代理江苏范木根案,实际上吴淦等人在网上发起募捐作为代理费。这样一来,律师名利双收。王宇、吴淦等人还煽动数百名网民到法院门前围观。一些访民在现场因扰序被拘后,一些律师再以给这些访民做代理为名炒作,持续形成舆论热点,升级为境内外关注的热点事件。

“被老板”的背后,还涉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危害网络安全等违法犯罪问题,承担相应职能的公安机关、网监部门等,也应成为规范主体。非但如此,“被老板”撤销后,公司股权效力、公民信息保护等关联问题,也需要多部门协同治理。

孩子是成人的一面镜子,孩子的问题就是成人问题的折射。成人给孩子们创造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将影响孩子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因而,在如今越来越互联网化的现实语境中,给孩子们创造一个健康的互联网成长环境,相关部门和家长都不能掉以轻心。

不过现场的“豪迷”却对这次大部分的行程保密,感到不太满意,因为这次除了记者会、adidas101、林书豪篮训营与座谈会等行程有公开,其他行程都没公布,造成“豪迷”不方便“追星”,才会在接机现场频频跟媒体抱怨。

正面引导,体现“针对实情”。深入细致做好灾区群众思想工作,引导对重建的合理预期,消除盲目攀比心态,激励他们自力更生、立足实际搞好恢复重建。

在众多晋江鞋企追随安踏走上“明星+广告”的创牌之旅时,安踏率先意识到,在光鲜的广告背后,真正的品牌需要内涵支撑。

一面是综合性大型国有控股企业集团,且承诺有完备的风控措施以及不错的收益率,一面还有正规、专业的公募基金子公司来募集。据官方介绍,新华富时是新华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基金”)的控股子公司,成立于2013年4月,注册资金5000万元,是获证监会批准的公募基金子公司,业务范围为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以及证监会许可的其他业务。截至2016年6月底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超800亿元。

“目前看来,新华富时在尽责尽职方面存在问题。外界早有项目方股权质押混乱和财务存在问题的报道,而新华富时前期尽调疑成‘摆设’。另外,事件发酵后,在尽职归集资金、处置有效抵质押物方面也不力,信息披露方面也存在瑕疵。”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据该投资者透露,“目前有不少投资者已到新华富时总部维权,希望能够挽回损失。”(记者钟源)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最新民调显示,高雄市长韩国瑜依旧所向披靡,以39%的支持度遥遥领先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25%和台北市长柯文哲26%,稳居第一名宝座。令人关注的是这份民调发布时间点是在“时代力量”高雄市议员黄捷日前质询韩国瑜后,显见人民对韩国瑜的支持,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投资门槛100万元如今兑付不易

新华富时6月11日的公告称,2018年1月15日是此前发行的“工大1号”和“工大2号”两款资管计划满18个月的到期日,因哈工大集团未能如期全面妥善履行支付义务而导致资管计划触发处置期条款。公司组织专人多次与哈工大集团进行沟通,现场督促其履行支付义务,要求其提供切实可行的书面还款计划承诺,同时向担保方发函要求履行担保义务。哈工大集团提供了书面还款计划,并于2018年1月31日履行了部分支付义务。

公开资料显示,“工大1号”和“工大2号”两款产品于2016年7月起售,存续期18个月(满12个月可提前结束)。融资规模7.5亿元,其中优先级5亿元,劣后级2.5亿元(哈工大认购)。融资方哈工大,除掉劣后级,实际融资规模5亿元。投资门槛100万元起,预期年化收益率8%至8.6%。

第十九条经核查,当事人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的,应当决定立案。但相关行为已经停止、排除限制竞争后果已消除的,可以不予立案。

2018年以来,北京新房市场延续2017年的整体趋势,但是在底部中略所回升。北京中原地产的统计数据显示,北京新建商品住宅(不包括共有产权住房)成交23836套,同比上升11.56%。新增供应44809套,同比上涨97.2%,供应量几近翻番,是近四年来供应的最高峰。

根据广东省纪委监委南粤清风网和中山市纪委监委网站公布的信息显示,进入2019年以来,中山市还有至少两名处级以上干部被查。

在这次民主生活会上,景春华自批说:自己尽心尽力、如履薄冰,生怕工作出现疏漏,思想上更多把自己的角色定位在服从服务省委和书记省长上,主动谋划、积极建言不够。在工作作风方面,主要问题是小节细节把得不严。

“我当初是奔着‘哈工大’这个大型国企牌子去的,再加上身边以前有朋友买过新华富时的资管、信托项目,兑付都挺及时的,所以就买了,没想到买来了麻烦。”上述江苏投资者向记者感慨道。据他透露,哈工大的这两个资管项目,两个星期就完成了认购。“买这款产品的投资者,全国各地都有,大约有190人。我们只有一个个私下联系,来抱团争取权益了。”

21点